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夜橘花

Birthday Present for Benna

要求:雷(= =),NP

自我評價:雷得完全不够,NP勉强达成
由于完全不知道帝在皇子时期的称号是什么,故以“敦X”代替= =||||

配对:ALL友雅(遙遠的時空中)

风格:莫名其妙TvT


夜橘花


第一次由父亲带进内里,惊叹它的庞大和华美,不愧为天之子在人间的住所。一路上能听到衣料摩擦的簌簌声,偶尔传出帘后人的轻笑,公卿大臣们如同在花丛间流连忘返的蝴蝶,绝美的场景。

父亲小声地在他耳边说,要尽力讨好那边那位皇子。顺着父亲的视线望过去,有两个孩子在不远处玩着手鞠。稍大些的那位是父亲竭力想要讨好的对象,他立刻对那位皇子露出灿烂的笑容,攀权附贵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对于他们家这样的普通贵族来说。

稍大些的皇子——敦X亲王用看待猎物般的目光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露出微笑,和父亲寒暄了几句之后,邀请他留下来玩。父亲自然是受宠若惊,连忙交待他好好侍奉皇子殿下,自己转身告辞。

年幼的皇子——敦仁亲王羞涩地笑了一下,吞吞吐吐地向他问好,将手鞠递给他玩。敦X变了脸色,态度强硬地将手鞠夺了过来,声明自己送给弟弟的玩具可不希望随便什么人碰触。敦仁以为皇兄在责备他,顿时脸色苍白,差点哭了起来。他心里觉得好笑,连忙上前劝解,并请求侍女再拿一个过来。

那个侍女有些脸红,用扇子微微遮住脸,离去的时候还频频回头,其他的侍女们不由轻笑着交谈了几句。她们的声音温柔婉转,十分动听。他自然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这个年纪他已经懂得如何博得女人们的青睐,当然……等再长大一些,要用完全不同的技巧……
可这并不代表男人也会如此啊。

有时,敦X会用傲慢的眼神看着他。他是最有可能坐上玉座的皇子,后宫的女人们迟早都是他的。

他猜想,是否因为他和女官们调情令大皇子觉得自己的所有物被霸占?他摆明了不喜欢自己,为何不干脆拒绝他前来拜访呢?

一瞬间,他又变回了温和的表情,原来是今上架到。敦X的谈吐风雅有趣,谈起政事来头头是道,颇得今上欢心。敦仁的吹笛技巧令今上赞不绝口,能令飞鸟停留,花木动容,宴会上总是少不了他。其他的皇子都黯然失色。明眼人都看得出,今上会在敦X和敦仁之中选一个继承自己——敦仁默默地垂下了头,拒绝做任何有利于他的前途的事情。他深知,敦仁不愿意和自己的皇兄抢任何东西。

可敦仁的亲戚不这么想。右大臣明显不满足于外孙是“中务卿宫”,开始为他的前途积极策划。那段时间,不得不和自己的皇兄对立,敦仁显得特别痛苦。

敦X只在自己面前显得暴躁。他耐心地和他谈话以安抚敦X的情绪,一边盘算着怎样做才能得到最大利益。再三考虑之后,他觉得右大臣的诡计根本不足为惧,敦仁势必成为牺牲品。这样想着,他渐渐不再接近那个人。

敦仁最终选择了出家,他亲自来看自己,赠给自己手制的两种香和一个精致的香炉。他有些惊讶地检视礼物,发现它们是侍从和方。敦仁歉意地说道,知道自己前来会造成困扰,也许会将你卷进灾害中,不过还是希望能亲手送上礼物。他的眼眸清无比,拜托自己有空多陪陪皇兄,因为他很怕寂寞。

他脸上客套性质的笑容僵住了,慢慢地变成了尴尬的表情。自己和敦X的关系,敦仁不知从何处得知了。敦仁的眼神恳切,透着淡淡的悲伤和离愁,令他心动。他向敦仁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喋喋不休令自己都感到厌烦。他们互道了再见。

是夜,敦X撕扯着他的衣服,咬牙切齿地说着以后绝不允许任何人夺走他的珍宝。他像往常一样伸出手拥抱敦X的身子,感觉到对方在自己身上留下又热又疼的痕迹。

秋去春来,开始改口称敦X为今上,他的官位也有了小小的上升。今上拥有几位出生高贵、年轻美貌的女御,其中有一位是青梅竹马,性格温柔体贴,举止得体大方,两人相知甚深,今上的大部分心思都放在她的身上。

心想着当年敦仁亲王的顾虑显得多余,他转个身又开始和女宫们一起谈笑风生。
值宿的时候,他遇到了藤原鹰通。鹰通为人正直,对他的行为有点不以为然,他却大笑着说鹰通太固执。某日例行公事的唇枪舌战了一番之后,他们破天荒的开始一起喝酒。喝醉了的鹰通抱着他哭诉自己的难处,生母去世得早,身为庶子遭人白眼啦,父亲对他不甚关心,母亲却对他期待有加啦,他要如何如何奋斗来回报母亲啦,好不容易成为官吏,你这个家伙又老是扯他后腿啦……等等等等。

他哭笑不得,轻轻掩上门,拍着鹰通的背等他自己平静下来。鹰通拉着他的袖子嘟囔着友雅也用侍从香,似乎品味还不错嘛,他不由一怔。

少年人……有时坦诚地令人吃惊。也许是因为酒精令头脑发热,也许是因为侍从香的牵绊,也许是因为肢体的诱惑,也许……这并不需要理由。他一边坏笑着猜想明天鹰通酒醒之后的反应,一边帮助他解开两人的衣服。

鹰通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喜欢他的作风,明显对这种招蜂引蝶的行为感到不满,却没有因为此事和他争吵过。他竭力隐藏起自己的热忱,将这种感情移到别人身上,那些可以和他光明正大地谈情说爱的人。

但今上发现了他的小秘密,在夜里将他招进宫中。他说,他从不和别人分享权力,情人也是如此——就算是他用过了不要的。那危险的目光似乎可以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

他感觉自己病了,这算什么呢?他毕竟不是一件玩具,就算主人不理,也不会感到难过。他对外称病,不参加任何活动,也不去内里,呆在家里看着橘树的花开花谢,等着它结出果实。

阴阳寮的一位阴阳师前来为他驱邪。那是一位像木偶一般有着精致容易却面无表情的阴阳师。他故意懒洋洋地问道为什么不是晴明大人前来,阴阳师表示自己正是晴明大人的关门弟子,大可放心。

临走时被扔了一句话:你是八叶之一。

他挑了挑眉,随后很顺利地从左大臣最小的女儿那里套到了他需要的信息。小女孩看起来很高兴自己又恢复健康了,眼睛里充满了光彩。

鬼族啊……如果真有人要和那个人抢夺势力范围,结果会如何呢?令他惊讶的是,出家了的敦仁亲王——现在被称作永泉,也被牵扯到这件事情中,想必今上是大伤脑筋。这么一想,他不禁有些幸灾乐祸起来。

鬼族之王名叫阿库拉姆,在手下数次无功而返之后,竟选择亲自出手。阿库拉姆戴着令人望而生畏的面具,身穿大红色的直衣。他曾经见过那个鬼族的女人,身材火辣,肤如莹雪,她有着一双能迷倒众人的勾魂眼,鲜红欲滴的完美双唇曾吐出令人心痒的娇声软语,在计划暴露之后却又显得那么凶悍凌厉。他不由感到好奇,这个鬼族之王的相貌会如何呢?

阿库拉姆果真摘下面具,他将落在前额上的头发拨到耳后,露出一双仿佛来自海洋的眼睛。那眼睛映着正欲西下的夕阳,美丽不可方物——难怪连神子都对他神魂颠倒。他压低了嗓音,向自己细数归顺鬼族的好处,同时也加上了威胁。

他翘起嘴角,有趣,有趣——善于媚惑人心的鬼,和自己,到底谁先被谁迷住呢?他丢给阿库拉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潇洒地踱步而去,留下恨得牙痒痒的阿库拉姆。

无论如何,他不会真的把神子交给鬼族。看着她时而惊讶,时而欢笑,时而愤怒,时而落泪,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看到永泉赠给神子一个香囊,嘴角边扯开一个嘲讽的笑——你就只会送给人香吗?

终于有一天,神子问他,如何能够召唤出白龙,友雅愿意和她一起回到她的世界吗?他回答道,仙女的请求,凡人是不会拒绝的。

如果能够离开也是很好。他们都觉得他无足轻重,都觉得随时可以找到他,都觉得能轻易束缚他,他会大笑着告诉他们,你们全都错了。

白龙升空的时候,除了耳边呼呼的风声,他还听到某些人的怒吼声。他们似乎在叫嚷着让他回去,他们在乞求他。难道他们都忘了辉夜姬的结局?他收紧双臂,露出一个微笑,他觉得自己赢了。



来年橘花又开,赏花人却不在。

テーマ : 二次創作(BL)
ジャンル : 小説・文学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不激情嘛!遗憾!不过很赞XD我爱!

人家不好意思写激情的亚……=/////=我觉得若隐若现比较有趣~喜欢就好,抱>3<
Profile

くるみ子

Author:くるみ子
小伊莉莎白的圣十字攻擊!

さぽている
Category
Tag Friend
Search
Article
Recent Comment
Link
Co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