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交錯的思念

更新第一部分,请按Read More 阅读~
DGM同人(哇我居然沒寫過它的同人,要彌補一下)
神亞/ALL亞(可能……吧……)


交錯的思念

明明
剛才還感覺到他指尖的温度
還感覺到他沉重的呼吸
看見他眼中燃燒的冰冷火焰
拔刀時優雅又淩的動作
表情堅定,義無反顧

然而
只是一瞬間
就失去了蹤影
只剩下漫無邊際的烟火
以及
不祥的血花

yuu……

TBC
亚连从面前的碗里挑出几根面条,塞进嘴里。他动了动嘴唇,又放下了筷子。

中国女孩坐到亚连的对面,用透着忧愁的美瞳看着他,“亚连君,你今天的食物……”

“yuu那么喜欢荞麦面,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尝试一下——只是,果然不合我的胃口啊,哈哈……”

“吃点别的吧,我还记得你的喜好——”试图帮亚连点菜的李娜莉被一只手拉住了。

亚连像以前那样露出笑容,“李娜莉,谢谢你的关心,但是我已经吃饱了。”

“吃饱了?可是这都不到你平时饭量的1/10!”李娜莉忍不住提高了音量。看到亚连沉默着垂下眼睛,移开视线,她仿佛顿时失去了力气。她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用平淡无起伏的声音说道:“我相信你不会再做傻事。可是,我也不想看到你……那么痛苦。亚连君,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要沉湎于悲伤,好吗?”

“嗯,我知道了。”亚连的嘴边浮现笑容,也仅仅是嘴边而已。他的眼睛幽深,仿佛看不见光芒。

李娜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犹豫着该不该告诉他那个讯息——万一,最后微小的希望落空,眼前这个人会陷入更深的绝望……吧……

“亚连君……有空的话,去和我哥哥谈一下吧。也许会有好消息……也许……”

亚连的眼中燃起了希望,“你是说……?可是这不可能……”

李娜莉眨了眨眼睛,“没有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亚连急匆匆地跑向那间办公室。虽然克姆依经常表现得像个白痴,还爱拖欠工作,想尽办法偷懒,没事就对着自己的妹妹发发花痴,但是——既然李娜莉那么说了,还是得祈祷一下自己能撞上他的正常状况,从他嘴里套出自己想要的信息。克姆依在这方面绝对吝啬,如果他认为你不该知道,打死他也不会告诉你——因此,亚连决定,必要的时候说一句“明天就和李娜莉结婚”——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有很多画面在脑海中翻过了一页又一页。在错综复杂的关系中,亚连试图把自己的感情理成分明的丝线。

初次见面时的冲击,第一次争执时的互相看不顺眼,第一次出任务时所经历的紧张、绝望、感动、悲伤,之后看到他和拉比之间的互动而产生的慕,不经意的碰触带来的悸动,日渐加深的渴望……他就像在严寒的冬日渴求阳光一般,在那人的表情、动作、话语里寻找一丝丝爱意。也许,他曾经做错了,令大家都受到伤害,但最终能令那人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流露出从未见过的温暖,他觉得十分满足。而那一日那人所说的话几乎令他喜出望外了。

“豆芽菜,如果你死了的话,我就不会再喜欢你了。我会把你忘干净的。”

飞快翻过的画面停留在某一页上。面对诺亚和数量众多的恶魔,他们渐渐力不从心。眼角的余光落在某个身影上,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倒下。他贪恋着被喜欢的感觉,他还不想被忘记。

可是,yuu却……

神田毫不迟疑地对聚集而来的恶魔们发动攻击,这时亚连被诺亚诡异的招术击中。那一瞬间,神田分了神。眨眼的功夫,他被苟延残喘的恶魔们团团围住,在它们的自爆攻击中消失了踪影。

救援部队总是姗姗来迟,留在空中的烟火仿佛是诺亚在庆祝又消灭了一个驱魔师。亚连浑身是血的呆立着,仿佛灵魂已经被剥离。

“哇!”低头疾步的亚连撞上了什么,疼得他几乎要掉眼泪。拉比夸张地揉着胸口,嚷嚷着他的玻璃心都要被亚连撞碎了,亚连居然因此发出了笑声,这令他自己都感到吃惊。拉比见状,大呼亚连多么狠心,就算自己的心碎成一片片他也不在乎。

亚连的鼻子虽然有些发酸。他推了拉比一下,说道:“别闹了拉比,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我还有事,先走了。”

拉比的手从身后绕过来,将亚连拦腰抱住,深深的叹息吐在亚连耳边,“才几天,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一定没有好好吃饭吧,睡觉也都是噩梦?你总是那么不省心。”

“是你爱操心吧。”亚连挣脱了拉比的怀抱,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他努力在脸上堆起笑容,“我什么事也没有。”

拉比摇了摇头,“说谎啊说谎。小亚连从来就藏不了心事,可就是这点让人心疼呀。”
“我很抱歉。”亚连用力地吸了一口气,“可我不得不去——”

“去找克姆依?问他阿优什么时候能回来?适度的同伴关系是必要的,可是感情太强烈的话,会很容易被千年伯爵利用的。小亚连应该很明白这点。”

亚连不服气地说道:“yuu又没有……李娜莉说了……”

“你还要骗自己到几时?你心底早就绝望了,否则不会表现得这么失魂落魄。我都看在眼里——”

“住口!我知道你想什么,你以为yuu死了我就会和你继续那种可笑的关系?!”

拉比的拳头狠狠地砸向墙壁。一瞬间他的表情冷漠如冰,一字一句地缓缓说道:“你就是这么想的,你就是这么想的。”

亚连忍不住浑身战栗,他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他又伤害了拉比。此时,他只能扔下“抱歉”。

坐在办公桌后的克姆依扶了扶眼镜,“我想我知道你的来意。”亚连刚舒了一口气,克姆依就开始疯狂地喊叫:“你想求婚?!想征得家长的同意?!把我最亲爱的妹妹据为己有——啊!这是多么卑劣的想法!我不会把李娜莉交给你的!”

“够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而来。”亚连想想,补充道:“李娜莉都告诉我了。”

“哦?哦,你想知道的……无非是神田到底如何了?就算是驱魔师,葬礼至少应该有同事参加。但如今毫无消息,你的心里还是有一点期望的?但是神田在你面前被炸得粉碎,没有生还的可能,你的心里又相当绝望。亚连,你的感情太丰富了,这会成为你的致命伤……”

亚连一拳砸向克姆依的桌子,咬牙道:“请——告诉我事实!无论——那是个怎样的事实!”

克姆依摘下眼镜擦拭着,脸上挂着狡猾的微笑,“事实就是,现在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亚连果然飞奔而去。克姆依看着镜片点了点头,露出满意的笑容,“不过,我可不确定这个事实对你而言是好还是坏呢,亚连。”

亚连几乎是破门而入。发的驱魔师站在房间中央,转过身来,眯起了眼睛。完好无损的yuu,活生生的yuu,就站在自己面前。
“豆芽菜。”
亚连匆忙向前迈步,几乎把自己绊倒。他扑向神田,紧紧地拥住自己绝对不想失去的人,露出大大的笑脸,“yuu,欢迎回来。”

テーマ : 二次創作(BL)
ジャンル : 小説・文学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咋沒了T T~~~~~快寫~~~[甩鞭

又一大坑!!
= =++
填吧填吧~~~~

= =我会努力的OTZ||||
Profile

くるみ子

Author:くるみ子
小伊莉莎白的圣十字攻擊!

さぽている
Category
Tag Friend
Search
Article
Recent Comment
Link
Co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