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ph][奥中心]隨風而去-7

未完……還是寫的很沒感覺,因為法叔的感覺很難抓orz華麗苦手啊……抱歉了法叔……

於是這劇情也越來越掛羊頭賣狗肉和原作不知道差了多遠……只好第二次結婚時再拉回來了= =b
============

如果基爾伯特願意和羅裡赫和平共處下去,那是完全可行的。可他偏不,在彼此相安無事了一段時間之後,他似乎終於厭倦了在羅裡赫身邊扮演騎士的角色,突然地爆發了惡劣本性,不僅口出惡言故意冒犯,甚至還兩度向羅裡赫發起突襲,將他重要的地方西/裡/西/亞據為已有。

這就是他想要的東西嗎?

羅裡赫想起了那天基爾伯特的眼神,熾熱且充滿攻擊性,那是對領土的渴求吧。這樣看來,一個西/裡/西/亞是絕對無法滿足基爾伯特的。但是,羅裡赫并不會就此讓基爾伯特稱心如意,對於他而言有著重要意義的西裡西亞必須重新奪回。他家的新上司對此也抱有相同的看法,並且積極地展開了一系列的行動。其中,除了讓羅裡赫無比頭痛的體能訓練,最要命的是新上司別出心裁的“外交革命”。

“與其和那人交好,我寧願去別處賣花度日!”

正在案頭奮筆疾書的上司似乎沒聽見羅裡赫在說什麽,她抬起有些迷糊的臉,展露出人畜無害的親切笑容,“今天邀請了弗蘭西斯•波諾弗瓦先生來作客。看時間他應該快到了,請您前往迎接他吧。”
羅裡赫有些憤然地看著他的上司,卻發現那張表情柔和的臉龐顯現出衰老的跡象,清澄的雙目不知何時染上了一絲疲憊。她爲了維繫這個帝國付出了很多心血,連最小的女兒都不得不拿來做籌碼。想到她所做的一切,羅裡赫又怎會真的拒絕她的要求?

因此,儘管心裡很不情願,羅裡赫還是照她所說的前往迎接弗蘭西斯。他稍微整理了自己的衣著,連衣角的一個褶皺也不放過,在號稱歐羅巴時尚與流行之風向標的弗蘭西斯面前,絕對不能露出半點寒酸、老土的樣子。他正穿著經過精心裁剪而製成的白色軍服,從領巾、腰帶等細節處能看出設計者的品味,乾淨的色調和簡單的裝飾雖然不夠搶眼,卻很符合他的氣質。只是頭上有一根卷卷的頭髮無論如何也壓不平,這讓他感到很惱火,最後只能隨它去。

弗蘭西斯早早地到達了。他一見到羅裡赫,就立刻熱情地擁抱了羅裡赫,“哦羅甜心,你來迎接真是讓我感到榮幸之至。”羅裡赫的臉上掛著禮貌且疏遠的微笑,既然做了盟友,那麼過去的積怨自然要放在一邊,不能做出失禮的舉動。但是弗蘭西斯顯然認為光是擁抱不足以表達他的真誠,他的嘴唇正飛快地接近羅裡赫的臉。感到吃驚的羅裡赫想要避開這個過分親密的動作,卻聽到弗蘭西斯壓低了聲音說道:“你也不想讓無處不在的粗眉毛家密探看到我們不和的場面吧?”

羅裡赫頓時僵住了。在他動搖的片刻,弗蘭西斯不失時機的抓住了他,沒有給他多餘的考慮時間,迅速地送上頂級的法式熱吻。

“就算是給亞瑟•柯克蘭看的,您的做法也實在是過火了些。”回到會客廳里的羅裡赫看起來心情不佳,他拿出手絹擦拭著自己的嘴。

“我剛才的行為可是完全出自真心喔。”弗蘭西斯像在自己家裡一樣,從架子上取下早已備好的紅酒,為自己和羅裡赫各斟了半杯。羅裡赫對擺在眼前的高腳杯無動於衷,看來無意就結盟一事與他乾杯。弗蘭西斯只得自己嘗了一口,然後邊輕輕地搖晃著酒杯邊說道:“寄來那種熱情似火的情書,我還以為你的態度會有所改變呢。”

“那個……只不過是我家陛下要求的外交辭令,就連剛才容忍您的行為也是。”羅裡赫盯著腳下的地板,表情漠然地回答道。

“哦?沒想到被怨恨的挺深啊。雖然不知道羅甜心是在記恨藏書室的事,還是在記恨王位繼承戰的事……”

剛才還在盡力無視著弗蘭西斯的羅裡赫,此刻猛然抬起頭來瞪著弗蘭西斯,鏡片后的眼睛像是被點燃了似的迸出怒火。弗蘭西斯暗自在心裡發笑,這一位還是那麼好懂啊,自己可是連安東尼奧的名字都還沒提起呢。

“但是,爲了眼前的利益,羅甜心還是暫時把你的爪子收起來,留到戰場上去對付我們親愛的朋友基爾伯特比較好。”

弗蘭西斯用讚賞的眼神看著迅速藏起了鋒芒的羅裡赫,這也令羅裡赫覺得不爽,他的態度簡直就像是對待馴養的家猫一樣。不過他說的沒錯,爲了對付最大的敵人,他只好改變自己的交際圈,將憎惡的敵人和不開化的蠻子招為盟友。

“濫用親昵的稱呼可不是什麽好習慣,明明都已經是敵人了。”

“尊重對手也是對自己的尊重啊。”見羅裡赫搖了搖頭,似乎不以為然,弗蘭西斯繼續說道:“基爾伯特也是這麼覺得,所以才選你作為初次挑戰的對象嘛。”

“這觀點簡直荒謬。多說無益,等我們和伊萬•布拉津斯基的軍隊都整備好,我一定要讓那位笨蛋先生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唉唉,這樣恐怕行不通哦。”靠在沙發上的弗蘭西斯擺出他覺得最舒服的姿勢,迎上羅裡赫疑惑的眼神。他攤開手聳了聳肩,一臉的遺憾,“因為我不得不馬上趕赴新大陸和小亞瑟爭奪那個孩子的撫養權,而伊萬趕來幫忙則要在路上花費不少時間,所以呢……”

意思就是說,一旦開戰,羅裡赫必須獨自一人抵抗住第一波的進攻,別指望有任何人可以幫忙。當然啦,弗蘭西斯這個盟友也不是個擺設,基爾伯特應該不會那麼快就再度攻上門來,而站在他那邊的亞瑟•柯克蘭也是只肯出錢不肯出力。暫時還不用太擔心,弗蘭西斯這樣安慰道。

“您以為我會覺得害怕?以為我還會坐等著別人攻到我家來?不,這次我要先發制人。請您不要露出那麼吃驚的表情,我并沒有突然地變成戰爭狂熱者,只不過在這個混亂的年代,偶爾需要改變信念而活。”

羅裡赫推了推眼鏡,做出鎮靜且堅定的模樣,但是隱藏在其後的緊張并沒有被弗蘭西斯漏看。弗蘭西斯的目光又落在他那略顯纖細的手腕上,怎麼看都是只適合生活在和平繁榮年代的大少爺,和打仗什麽的不相襯。不過就像他所說的,不改變信念而活的話可是會被時代拋棄的。

弗蘭西斯不自覺地發出笑聲,立刻惹來對方不滿的眼神。心想著乾脆讓他更不滿些,弗蘭西斯擺出若無其事的表情說道:“對了,羅甜心有空的時候也該去看看安東尼奧吧?他可是常把你掛在嘴上哦。”

“我會的。”結果羅裡赫的語氣卻和談論天氣時差不多,這令弗蘭西斯稍微有點失望,同時又覺得有趣。

テーマ : 二次創作(BL)
ジャンル : 小説・文学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No title

哥哥就这样去北美大陆吧【喂!
这样程度的世故就好了啊,刚刚好可以调戏罗甜心嘛~

No title

哦哦是吗TAT我写的超级没自信啊……
下面就要去新大陆了哦!皮埃尔也会出场……orz

No title

即使不情愿也是全数忍下来的罗甜心真是……太【】了嘻嘻。
骑士样的基尔我还挺喜欢呢,玛利亚时代充满遐想XD
结果接下来就要对着干了啊嘻嘻~~~来吧来吧
Profile

くるみ子

Author:くるみ子
小伊莉莎白的圣十字攻擊!

さぽている
Category
Tag Friend
Search
Article
Recent Comment
Link
Co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