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PH][普奧]俺樣求愛大作戰

主普奧,獨伊、立波打醬油。

萌普奧之後第一篇文,把阿普寫這麼2真是抱歉>v<不過他在我印象里就是2的很可愛啊……當然!帥的時候也很帥啦!

* 18X內容有-_,-
俺樣求愛大作戰

基爾伯特乾咳了一聲,鼓起勇氣對羅裡赫說了一句話。
羅裡赫從他的早餐上抬起視線,略顯遲疑地開口:“您說什麽?”
“我說,我想和你[嗶——]。”
“請再重複一遍?”
基爾伯特似乎沉不住氣了,提高了音量:“我說!我想和你[嗶——]啦!”
羅裡赫將視線移向一邊,“笨蛋先生,現在可是早上,就算您急於擺脫處男身份,我也沒有義務要在大清早的幫您做那種事。”
嗚哇!他說了!說了那兩個字!!
望著因為受了打擊絕塵而去的基爾伯特,羅裡赫相當無奈地按住太陽穴,“這個笨蛋先生。”

基爾伯特,男,正值壯年(?),之前不顧一切地從魔王那裡辭了職,現在在弟弟家裡所以職業是家裡蹲。說到長處的話是打仗,但因為是和平年代所以沒有用武之地。愛好嘛——
難以啟齒。
想到這裡,基爾伯特沮喪地蹲了下來,周圍頓時彌漫著一種沉重的空氣……
首先注意到這團低氣壓的是保父典範路維希。正在修整草坪的他停下手中的活,朝停留在樹丛上的小胖鳥走去,然後彎下腰,“哥哥,你蹲在樹丛里做什麽?”
小鳥隨著突然出現的銀色腦袋上升到和路維希的眼睛同樣的水平線上。基爾伯特沒有像往常一樣翹著眉梢和嘴角神氣活現地和自己的弟弟打招呼,反而活像一隻耷拉著耳朵的兔子,一臉失意地說道:“吶,west……我好像失戀了……”
路維希的臉上立刻爬滿了條條線——真是太令人驚訝了!滿腦子“戰鬥、戰術、戰略”,天天嚷著“一個人也快樂得不得了”,並且堅持獨身這么多年的哥哥!他的嘴裡居然會蹦出“失戀”二字!難道他作為男人的一面終於覺醒了嗎?!(你這話是什麽意思??)而且他失戀的對象是誰?匈。牙。利嗎?西。班。牙嗎?法。國嗎?!話說回來他昨天好像有稱贊小意的廚藝,難道他對小意動心了?如果他真的看上小意該怎么辦?他是我哥哥,作為弟弟——
“喂,喂,west你沒事吧?你的臉色很難看哦!”基爾伯特在進入胡思亂想模式的路維希的面前拼命地揮動手指。
“沒……我沒事……”
“真的沒事嗎?是不是胃痛又犯了?明明和我吃著一樣的食物爲什麽會落下胃痛的毛病啊!家裡的胃藥庫存夠不夠,一會我出去再買點回來吧。West也是,不要太辛苦了,知道了嗎!”說著,基爾伯特像以前一樣拍了拍路維希的頭。
路維希感動地點了點頭,同時放下心來:太好了,還是以前的哥哥。
“今天沒見到小意出來吃早餐,不會還沒起床吧?”基爾伯特隨口問道。
“啊……嗯……因為昨天晚上好像很辛苦,所以讓他多睡一會。”路維希說著,像是想到什麽似的紅了臉。
沒有意識到氣氛變成了微妙的粉紅色,基爾伯特驚訝地說道:“咦?小意居然會做辛苦的事情?什麽事情啊?”
路維希的臉變得更紅了,“他幫我打掃房間的時候,翻到了我郵購的SM教學DVD,興致勃勃地叫我試一試,於是我就……不小心做過了頭。”
基爾伯特的嘴頓時變成了大大的“口”型——簡直是難以置信!滿腦子“戰鬥、戰術、戰略”,根本不懂浪漫為何物,連求婚都讓人笑個半死的肌肉男,原本以為他和小意頂多是拉拉小手的關係,什麽時候發展到滾床單了?!而且,而且居然還有SM!還讓小意下不了床!想也知道不是什麽簡單的內容!可惡啊!身為哥哥的我連一親芳澤都做不到,弟弟卻——
“哥哥,哥哥你沒事吧?怎么好像比剛才更沮喪了……”路維希扶住陰轉暴雨的基爾伯特,搖著他的肩膀。
“哈……哈哈,我沒事……我只是突然覺得,一個人實在是太快樂了……所以現在我要出門去散散步。”基爾伯特搖晃著擺脫了路維希的手,向院子大門走去。
“真的沒事嗎?你的眼睛里……”
基爾伯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發現它們濕潤潤的,於是咧嘴一笑:“什麽啊,原來下雨了!”
目送著基爾伯特離去的路維希抽搐著嘴角在心裡喊道:哪裡下雨了啊?!明明是流淚了!流淚了!真的沒事嗎哥哥!

基爾伯特沒有忘記幫自己的弟弟買胃藥,然後像做賊一樣溜進了一家書店。
“歡迎光臨!請問您需要什麽書?”和藹可親的書店主人接待了看起來神情詭異的基爾伯特。
基爾伯特壓低了聲音,“我需要戀愛方面的書,越全面越好!”
“哎?可是戀愛方面的書不久前被一個和您長的很像的年輕人全部買走了,現在沒有庫存,到貨的話需要一周——”
“咦咦咦?”基爾伯特因為失望而發出了奇怪的叫聲。
和我長的很像的年輕人?那不就是west了!難怪他和小意發展得這么快,一定是那些書的功勞!怎么不早點拿出來和我分享啊!我也用不著這么煩惱了!又不好意思開口去借……該怎么辦才好!
“客人,不如去看看其他種類的書?”店主熱情的推薦,令無計可施的基爾伯特走向了一排排的書柜。然後,他理所當然地站到了標著奧。地。利的書柜前,隨手抽出了幾本翻看。
《奧。地。利的歷史》——沒什麽看頭!反正內容全都是他華麗的結婚史和華麗的被毆史……
《奧。地。利的音樂》——沒什麽看頭!那些曲子聽得我耳朵都要起老繭了!雖然有時聽著入睡也不錯……
《奧。地。利的風景》——沒什麽看頭!……心裡如此說著的基爾伯特卻不由自主地翻開了這本書,在仔細看了幾張彩頁之後猛地合上了它,并在心裡吼道:不行!看這種東西只會讓人更加焦躁!我好想親自剝開那傢伙的衣服看個究竟啊!!
“喲,這不是普。魯。士嘛,蹲在這裡好礙事啊。”一登場就一副欠扁口氣的是穿著粉紅色短裙的菲利克斯,明明穿著裙子卻大剌剌地叉腿站著實在太糟糕了。
“走開,你這偽娘,本大爺沒時間和你扯皮。”字典里沒有“憐香惜玉”這四個字的基爾伯特開始釋放殺氣。
菲利克斯跳到了兩手都拎著包包的托利斯身後,頗有氣勢地指著基爾伯特,“居然叫我偽娘,托利斯,給我揍他!”
“那個……我現在沒有手可以揍他……”托利斯流著冷汗,努力地對基爾伯特露出笑臉,“不好意思打攪你了,普。魯。士先生——”
“什麽啊,爲什麽托利斯要對他道歉。”菲利克斯不滿地說著,突然瞄到了基爾伯特手裡的書,於是爆發出大笑,“哈哈哈!原來你還沒死心啊,居然還在覬覦奧。地。利的身體,如今這個時代……小心被和諧哦!”
惱羞成怒的基爾伯特跳了起來,“什麽被和諧啊!你們倆才是——”
“嘿嘿,那可不一樣哦。”有恃無恐的菲利克斯攬住托利斯的肩膀,“我和托利斯是心心相映,所以是正當的!而你是單方面的妄想,所以是犯罪!”
“誰妄想小少爺了?!那種……那種人盡可夫的傢伙,本大爺才沒有放在心上!”
基爾伯特的大嗓門激怒了書店正店主,他著臉說了一聲好吵,將三個人都丟出了店門外。
被丟出來的基爾伯特抹了一下臉,抬起頭正對上羅裡赫那冷漠的視線。基爾伯特不由吞了一下口水,只見羅裡赫催促挽著他手的伊麗莎白快走,兩人就像模仿情侶一樣撒下一串十字星光消失在街口。
“那個……普。魯。士先生,不追上去嗎?”托利斯有些擔心地歪了歪頭。
基爾伯特抓了抓頭,一臉茫然,“追上去幹嘛?”
“奧。地。利先生好像聽到了哦……”
“聽到了什麽?”
“‘人盡可夫’。”
猛然醒悟的基爾伯特頓時向前倒下,整個人呈現“OTZ”的姿勢。他捶著地,嘴裡念叨著:“一定被討厭了……一定被討厭了……”
“嘖,剛才還嘴硬。”
“好啦,別再火上澆油了,菲利克斯也快點道歉。”
被數落的菲利克斯很不情愿地嘟囔了一聲“對不起”,不過基爾伯特壓根沒注意到,他完全沉浸在挫敗的海洋中,體會著失意的快感(?!)。
“那個……普。魯。士先生不要這么沮喪啦,對奧。地。利先生好好解釋清楚不就行了嗎?帶上禮物并真誠道歉的話,一定會被原諒的。”托利斯好心的勸解道。
“是嗎……是啊,說的沒錯!因為要體諒小少爺纖細的心靈,所以本大爺就不得不做點讓步了。本大爺這么善解人意,小少爺一定會感動得痛哭流涕吧!”重新打起精神的基爾伯特飛速地朝羅裡赫他們消失的方向奔去。
“……吶,托利斯,我突然有點同情奧。地。利。”
“……啊哈哈,是……是啊。”

羅裡赫現在心情很不爽,他的身邊圍繞著很多氣鼓鼓的小泡泡,就算一旁的伊麗莎白看著好玩戳破了一兩個,也馬上會有新的出現。
“羅裡赫先生不要生氣了,待會我就把基爾伯特的頭用平底鍋煎了好不好?”伊麗莎白的笑容還是那么燦爛。
“那種東西就算煎了也不會有人要吃,還是算了吧。”
“明白了~那就讓他以死謝罪吧。”
羅裡赫嘆了口氣,“伊莎你好像很討厭他。”
“哎?那是自然的,因為他是個以打著各種旗號來欺負羅裡赫先生為樂趣的變態啊!”伊麗莎白義憤填膺的攥起了拳頭。
“可是,如果是其他人這樣做,伊莎似乎還挺興奮的——雖然很快會來為我解圍。惟獨是基爾伯特,只要覺察到他有什麽動作,伊莎你馬上就會用平底鍋把他轟殺。有什麽理由嗎?”
“這、這個嘛……”伊麗莎白猶豫了一會,突然眼睛一亮,“那當然是因為他以前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奪走了羅裡赫先生重要的地方!”
哈哈……這叫人怎么說的出口嘛。好死不死的,小時候居然和那傢伙搞什麽“男人間的約定”,真是丟臉死了!看到他那張臉就忍不住想到那段過去……於是就好想用平底鍋送他去地獄啊!——伊麗莎白在心裡如此吶喊道。
“那件事就不要再提了……總、總之,我們去找個喝下午茶的地方。”羅裡赫正思考著合適的地點,出現了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他不由愣了一下——眼花了嗎?他搖了一下頭,堅定地告訴自己是眼花,然後和伊麗莎白兩人鎮靜地從穿著西裝,手持玫瑰花束并梳著大背頭的基爾伯特面前走過。
“喂!別無視我啊!”基爾伯特追了上去。
伊麗莎白將殺人的目光投過去,“基爾伯特,沒看到我正在和羅裡赫先生約會嗎?打攪別人會遭馬踢的。”
基爾伯特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沒你的事,一邊去!我有重要的話要和小少爺說。”
“混蛋基爾伯特,竟然口出狂言,這裡雖然沒有平底鍋,不過要找兇器也沒有那么難——”
羅裡赫伸手阻止了處於暴走邊緣的伊麗莎白,然後轉向基爾伯特,平靜地說:“那么您有何貴干?”
基爾伯特努力無視著羅裡赫身邊那個不定時炸彈,極為不自然地將花束递了過去,“這個,送你啦。”
“能……稍微解釋一下嗎?包括您的著裝和髮型。突然間送花給我,我也很困擾的。”羅裡赫并沒有伸手接受那束花,而他身邊的伊麗莎白正在用口型比著“俗氣”這個詞。
基爾伯特憋紅了臉,索性心一,大聲說道:“之前抱歉了,我不是故意損你的!所以爲了賠禮道歉我買了這束花,別人說送花的時候要穿的正式一點,我就稍微收拾了一下!我的頭髮又短又硬要梳得這么整齊真是累死我了!看在我這么有誠意的份上,你就不要猶豫的收下花吧,順便再考慮考慮我早上的提議!”
伊麗莎白冷不防地丟出一句話:“什麽提議啊。”
基爾伯特想也不想,張口就答:“就是和我[嗶——]的事情啊。”
“下流!”
接下來,就是女超人伊麗莎白拔起路邊的藍藍路廣告牌奮力向基爾伯特揮去的場景。
羅裡赫將整個臉都埋進雙手之中,顫抖著聲音說道:“我……不認識那個笨蛋先生……”

基爾伯特一整天的悲慘遭遇只得來惡友弗蘭西斯和安東尼奧的捧腹大笑。
“哈哈哈!你居然真的那樣做了!”安東尼奧笑得眼淚都滾出來了。
“唉唉,應該提前找哥哥我給你出出主意嘛,怎么說我也是和小少爺有過關係的人。”說著,弗蘭西斯對基爾伯特擠了擠眼睛。
“你這混蛋——”基爾伯特揪住弗蘭西斯的衣領,“居然還敢提這事!當初要不是小少爺急於向本大爺復仇,你哪有這樣的機會!想想就一肚子火,現在就和本大爺出去决鬥!”
“冷靜點冷靜點,這樣多不雅觀啊。”弗蘭西斯拉開基爾伯特的手,安慰他:“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如果你要和每一位和小少爺有過關係的人决鬥,在娶到小少爺之前,你就因為精疲力竭而死了。重要的是向前看嘛——”
“俺可不想因為前妻而和你决鬥吶!”安東尼奧無邪地笑著,又灌了自己一杯番茄汁。
“你故意的嗎?!本大爺怎么這么倒霉攤上你們這一對活寶做朋友!”基爾伯特的失意簡直達到了歷史最低點,拼命地猛灌啤酒。
弗蘭西斯同情地拍了拍基爾伯特的肩膀,“好啦好啦,雖然之前都失敗了,不代表晚上也會失敗啊。晚上可是最佳機會哦,只要能把小少爺拐上床,接下來就會一帆風順啦。”
“可是,本大爺說想和他[嗶——]他都沒同意啊。”
弗蘭西斯露出一臉沉痛的表情,“是你的表達方式不對!像你這樣貿然地提出仿佛一夜情般的要求,用腳趾頭去想也知道小少爺不可能同意嘛。對付小少爺這樣的人,只要把他拉到床上,脫掉他上衣的前三顆扣子,他就會服帖地把褲子脫掉——”
“你這混蛋居然知道的這么詳細,好想揍你——”
“喂喂,哥哥我可是在幫你哦。接下來,你也知道該怎么做了吧?”
“可是……可是……”基爾伯特吞吞吐吐了半天,用非常小的聲音說道:“弗裡茨老爹都沒有教……那方面的知識……”
“你還真是個無可救藥的死處男,哥哥我都快被你氣死了。安東尼奧你來說說他!”
“咦?要俺來做說明嗎?沒問題,交給俺吧!”安東尼奧用手撐著下巴,傻笑著說道:“先……嘿嘿,再……嘿嘿,然後……嘿嘿,嘿嘿嘿,真是太可愛了,羅維諾……不好意思,俺突然很想回家,先走咯!”
帶著一身粉紅泡泡的安東尼奧樂呵呵地走出了酒吧。
“這混蛋,簡直重色輕友!……等等,他沒付錢啊!”
弗蘭西斯扶住額頭,掏出一本書递给基爾伯特,“真是拿你們沒辦法啊……現在離天還有一段時間,你先拿這本書學習一下吧。祝你好運喲!”這么說著的弗蘭西斯拿起外套也離開了。
基爾伯特拿起書一看,只見封面上寫著——《“死同性戀”的正確做法——法。國著》。他突然想起,弗蘭西斯那混蛋也沒付錢!

基爾伯特沒有下樓吃晚飯,而是躲在房間里花了幾個小時來研究那本書。很難說他究竟看進去了多少,因為從隔壁傳來的鋼琴聲擾得他心神不寧。在鋼琴聲徹底沉寂之後,他終於下了決定,選擇了夜襲這一大膽的作戰方案——迅雷般侵入對方的領地,趁其不備攻占要地,步步緊逼迫其丟盔棄甲,最後一鼓作氣取得勝利。
“喂,不要擅自把哥哥我華麗又浪漫的文字腦補成這樣啊,你這處男戰鬥狂!”
基爾伯特“啪”的一聲合上書,將跳出來吐糟的弗蘭西斯之魂拍死在書頁中,然後精神抖擻地展開行動。他毫不費力地越過警戒線,攀上隔壁房子的窗沿,翻了進去,雖然著陸時有些驚險,不過總算是順利抵達。
於是剛從浴室里走出來準備休息的羅裡赫借著月光看見眼部閃著詭異光芒的熊頭男以敏捷的身手向自己撲來。臉色發青的他後退了幾步,險些發出慘叫。
熊頭卻突然的停在了離他一尺之遙的地方,發問了:“你是誰?”
“您在說什麽呢,擅自闖入我的房間居然還問我是誰?”
“這裡可是小少爺的房間啊。”
“我就是您口中的小少爺!”羅裡赫氣呼呼地將垂在眼前的流海向後捋,“看清楚點,這個笨蛋先生!”
“哦,一時沒認出來。”熊頭似乎松了一口氣,緊接著撲上去抱住羅裡赫。
“您這是在干什麽!快放手!不要把毛茸茸的腦袋湊過來!”
“親……先親一下。”
“基爾伯特!”
被喊了名字的基爾伯特愣了一下,羅裡赫趁機摘掉了他的熊頭。身份暴露的基爾伯特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跳了起來,喊道:“爲什麽會暴露啊!”
羅裡赫嘆了口氣,“您以為人人都和您一樣笨嗎?要隱藏身份的話,麻煩先摘掉您的鐵十字。還有這個熊頭,早在以前的聖誕節就用過了吧——另外隔著這個您打算要怎么接吻?”
“哼哼……既然暴露了那也就沒辦法了——覺悟吧!”基爾伯特再度緊緊抱住羅裡赫,努著嘴巴貼上了對方的嘴唇。
大約三分鐘之後,兩人的頭分開了。基爾伯特紅著臉睜開了眼睛,發現羅裡赫正用驚異的眼神看著自己,不由納悶地嘀咕:“怎么和書上寫的反應不一樣……”
“您以為我應該是什麽反應呢。”
“接吻之後,大概對方正臉頰緋紅,眼神朦朧的回味著剛才的感覺,趁這個時候——”
“停!!您說的書,不會是《“死同性戀”的正確做法》吧?”
“哎?你怎么會知道?”
強烈的無力感侵襲了羅裡赫,他搖著頭在內心嘆息:不愧是兄弟……
“笨蛋先生,您以為四片嘴唇貼一起就是接吻了嗎?接吻的話至少要這樣——”羅裡赫用手捧住基爾伯特的臉,吻了上去。
轟!基爾伯特陷入“魅了”與“混亂”狀態,全部戰鬥能力指數低下,HP減為原來的2/3!(菊:那個……這個遊戲程序不是我編寫的……)
羅裡赫收回舌頭,鬆開嘴唇之後,所看到的基爾伯特就是笑容詭異、喘著粗氣、兩道鼻血緩緩從鼻孔流下的樣子。他不禁感到驚訝:值得這么高興嗎?於是他咳嗽了一聲,抬起手掩飾自己的表情,“這樣您明白了吧,明白了的話就趕快回去——”
基爾伯特冷不丁抓住羅裡赫的手,“不干,剛才的只是前菜,正餐才剛要開始!”說著,他開始了下一步的行動——剝羅裡赫身上那件還沒來得及扣好的睡衣。
“不要太過分!”羅裡赫眼看基爾伯特用蠻力把扣子都拽散,心疼得滴血,不由提高了聲音:“您到底想做什麽!如果是早上說的事情,我拒絕!”
“爲什麽啊!”
“什麽爲什麽!就算我是結過好幾次婚的人,也不可能隨便什麽人都可以爬上我的床!”
“那么和我結婚!結婚!”基爾伯特的眼中透著狂熱和執著。
“您被擺脫處男身份這個念頭折磨得發狂了嗎?您現在連國土和人民都沒有,要以什麽名義和我結婚?”
失落在基爾伯特的胸口盤旋著,那種落寞的眼神讓羅裡赫也不禁有些心軟。但這狀況只持續了幾秒,他很快又發出赫嗤赫嗤的怪笑,並且將衣衫凌亂的羅裡赫往床上拉,“不管怎么樣,今天我一定要——”
“請不要得寸進尺!”頭上青筋亂蹦的羅裡赫終於忍不住給了基爾伯特一拳。
基爾伯特只覺得臉頰上火辣辣的疼,沒想到一向溫文爾雅的小少爺會如此……他意識到自己在作戰計劃里錯誤地估計了敵情,忽視了可能遇到的頑強抵抗,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因此,今晚的計劃……又不得不畫上失敗的句號……
“您從以前就是這樣。明明同在神。聖。羅。馬境內,卻頻頻找我的麻煩,奪去了我重要的地方不說,還設計把我趕了出去。好不容易迎來了和平年代可以平靜地生活,您又因為這種無聊的事情來襲擊我,我又不是您的備胎!”羅裡赫毫不客氣地發著牢騷。
“等、等等——”基爾伯特慌張地想要解釋,卻被羅裡赫推向門口。
“那么討厭我的話,我會儘量不在您眼前出現的!現在請您快點出去!”
“等一等……你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神啊!該怎么解釋才好!以前確實看高高在上的小少爺不順眼,想讓他吃盡苦頭,嘗嘗落魄的滋味,可是現在回想起來……簡直就像是青春期小男孩總是欺負自己在意的女孩一樣……這,這怎么說的出口!
“還是說您需要我打電話給伊麗莎白和路維希?”
“先聽人把話說完!”基爾伯特做了個“停止”的手勢,紅著臉說道:“以前確實是那樣沒錯,做過的事我不會否認。不過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我才不是因為什麽無聊的事情來襲擊你,我只是……想和你[嗶——]嘛!”
本來稍微平靜了些的羅裡赫更加生氣了,“您還在說這個!請去找別人,我是絕對不會和您做的!”
轟!基爾伯特遭到致命一擊,HP減為零,請您重新開始任務!

跪倒在地的基爾伯特頓時淚流滿面,“爲什麽……本大爺只不過是喜歡上了小少爺,爲什麽小少爺這樣對待本大爺……難道說這就是報應……”
“您在說什麽?”
“難道說這就是報應……”
“不對,前面一句。”
“本大爺只不過是喜歡上了小少爺——哎喲痛痛!”基爾伯特的頭髮被揪住,被迫抬起了頭。出現在他眼前的是羅裡赫的臉,只不過——那種看著獵物的眼神是怎么回事!還有那種勝券在握的笑容!簡直就是全盛時期的小少爺!基爾伯特不由自主地冷汗了。
“原來您喜歡我,這還是頭一次聽說……既然這樣就請脫吧。”
“啥?”基爾伯特目瞪口呆地看著羅裡赫自己脫掉了衣服,“你……你不是不同意嗎?”
“偶爾改變想法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羅裡赫為對方的遲鈍嘆了一口氣,“您到底還要不要——”
下一秒,羅裡赫就被神速脫光的基爾伯特撲倒了。
“我還以為您因為害怕而退縮了。”
“哈哈哈,怎么可能!”基爾伯特一副快要樂上天的樣子,摸上了羅裡赫的臉。
“我話先說在前頭,不接受半途而廢,否則我一定將您不中用這件事昭告天下。”
“放心交給我吧!——咕咕~~”
羅裡赫瞪大了眼睛,“您剛才是不是發出了什麽奇怪的聲音?”
“沒有的事!”基爾伯特慌忙地捂住了肚子。
“您不會因為焦慮而沒吃晚飯吧?這個笨蛋先生!快去填飽您的肚子!”再次被無力感侵襲的羅裡赫捂住了臉。
“……我還是決定先吃你。”

羅裡赫抓住基爾伯特的手,將他的手指含入口中。基爾伯特像是被電到一樣縮回了手,“你這是干什麽?”
“不明白嗎?我是在誘惑您。現在您沒有覺得臉上發燙嗎?”
“有……又怎么樣!”
“這讓我很高興。”羅裡赫勾住基爾伯特的脖子,讓他貼近自己,然後用自己的唇去碰觸他的,輕輕地吮吸之後,本想和剛才一樣探入他的口中,卻被他搶先了一步。基爾伯特憑著剛才接吻的印象,抓住機會就讓自己的舌頭擠了進去。只是不同於羅裡赫的溫柔,基爾伯特肆無忌憚地侵占著對方的口腔,掠奪著裡面的空氣,甚至霸道地向喉嚨深處進攻。這種粗暴的行為讓毫無準備的羅裡赫喘不過氣來,懊惱地想要奪回主動權卻只能任他為所欲為。基爾伯特滿足地鬆開了他,他調整著自己的呼吸,準備嚴地進行說教時,對方又突然地舔了一下他嘴角的痣,這讓他發出了一聲尖叫。
基爾伯特被嚇到了,“怎……怎么了?發出那樣的聲音……”
“這、這個笨蛋先生……爲什麽突然……”
“因為覺得小少爺的痣很可愛啊,早就想試試了。”說著,基爾伯特又親了一下那顆痣。
於是羅裡赫發出的叫聲讓基爾伯特整個人都被電麻了。
“原來這裡是小少爺的弱點嗎?還有沒有其他的?”基爾伯特興致勃勃地從上往下摸,當他捏住羅裡赫的乳尖時,他又聽到了那種讓他滿足的聲音。“怎么感覺你這聲音超色情的——”
“那是因為您的手正做著色情的動作啊!”羅裡赫忍耐著不讓破碎的呻吟從嘴邊漏出,但是基爾伯特那種看似玩鬧的撫摸和親吻讓他不由自主地顫抖,“請您不要這樣……”
“我早就想仔細地看看你的身體,怎么能放過這個機會呢?”這么說著的基爾伯特笑著拉開羅裡赫的腿。當他的視線移到下面時,他的臉頓時紅到了耳根。
雖然之前仔細地看了書,裡面寫的步驟也確實記住了,但是等到動真刀真槍的時候,還是……不知所措!無法直視小少爺的身體……!
看到基爾伯特捂著臉搖頭晃腦地處於混亂之中,同時不斷地噴出粉紅色的不知名物體,羅裡赫按住了自己的太陽穴。
“所以說您真是太不中用了。”
“咦?”基爾伯特通過指縫向外看,只見羅裡赫閉著眼睛有點費力的往後面涂抹著某種東西,連忙叫道:“等等,這是我該做的事情!”
“等您能鼓起勇氣做這個,天都要亮了……”完成準備工作之後,羅裡赫將雙腿打開得更大一些,“接下來您總可以自己來了吧。”
“啊啊……”基爾伯特應道,同時緊張地吞了吞口水。他覺得仿佛有一種引力,拉著他向羅裡赫逼近,并進入他的體內。粗暴而迅速的侵入令羅裡赫吃痛地叫了一聲,他被迫搖晃自己的身體來迎合基爾伯特的動作。基爾伯特的占有欲從來沒有這么強烈過,他無視了羅裡赫關於拒絕和求饒的一切言語,無法克制地在他身上攻城略地。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做了三次。

“這個……笨蛋先生,您是把幾十年的份都一起發泄出來了嗎?”羅裡赫被弄得有氣無力地癱倒在床上,而基爾伯特則在一邊垂著頭為他清理。
“我……我太興奮……”
“下次要是再這么不知節制,我一定要給予您制裁!”
基爾伯特抬起頭,眼睛里星光閃爍,“可以有下一次嗎?”
羅裡赫閉上眼睛不再說話,基爾伯特的心裡則樂翻了天,恨不得立刻在地上翻幾個跟頭。

“吶,路~今天家裡好安靜哦。”
“是啊。”
“希望以後的每天都很和平,~”
“是啊。”

テーマ : (´∀`)へらへら
ジャンル : 日記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Profile

くるみ子

Author:くるみ子
小伊莉莎白的圣十字攻擊!

さぽている
Category
Tag Friend
Search
Article
Recent Comment
Link
Co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