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PH]基爾伯特的消失

好像是受了刺激的產物,但是受啥刺激了我給忘記了……

我在想我萌普奧大概就是因為最終普滅了他們沒結果……= =難得讓阿普溫柔一把,不過小少爺大概會覺得這傢伙肯定在策劃什麽……
羅裡赫沒想過會看到這樣的畫面。

像往常一樣,直到陽光透過窗簾間的縫隙漏進房間,羅裡赫才迷迷糊糊地醒來。他一邊揉著發澀的眼睛,一邊摸索著應該放在床頭的眼鏡。
這時,從旁邊伸過來的手將眼鏡遞給了羅裡赫。感到驚訝的羅裡赫戴上眼鏡,有些茫然地抬起了視線。
“喲,早上好啊,小少爺。”坐在向陽處的基爾伯特朝他咧嘴一笑,陽光給他的頭髮鍍上一層淡淡的金色,不禁讓人覺得有些晃眼。移動視線,沒有看到熟悉的鐵十字從那敞開的襯衫領口露出來,這一切顯得那麼不真實。
“基爾……伯特……?”羅裡赫緩緩地念著這個名字,似乎是因為太久沒有說起而有些生疏。
“怎麼了,一副沒睡醒的樣子。”基爾伯特毫不客氣地捏了一把羅裡赫的臉,然後笑嘻嘻地說道:“你的臉頰還是那麼好捏啊。”
羅裡赫猛然間清醒了,他掙扎著想從床上爬起來,卻感到一陣頭暈目眩。基爾伯特眼明手快地拉住差點滾下床的羅裡赫,然後順勢將他摟在懷裡,“小心點啊!”
羅裡赫有氣無力地推著基爾伯特,低聲說道:“請您放手。”
“放開是沒問題啦,不過你最好悠著點。”基爾伯特慢慢地鬆開雙手。羅裡赫扶著額頭定了定神,然後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間,不由在心裡呻吟了一聲。
地上七豎八地躺著很多酒瓶,除此之外還有一件看起來很陌生的大衣和一條被扯得皺巴巴的圍巾,原本擺放整齊的椅子也東倒西歪,放在桌上的花瓶也倒了下來,整個房間看起來相當不成體統。在羅裡赫發呆的時候,做什麽都講究速度的基爾伯特已經站在床邊整理好了衣服。他走過去拾起大衣和圍巾看了看,說道:“掉了幾顆扣子,還炸了線,這麼穿出去不被人笑死才怪。”
“您在說什麽……您爲什麽在我家里?”從床上爬起來的羅裡赫覺得頭還是很痛,他猜測自己一定是喝了很多酒。
扶起椅子的基爾伯特轉過頭來,他的臉上露出詫異的表情,“小少爺你的記性變得這麼差了?昨天晚上是你叫我陪你喝酒的,忘記啦?”
“……是您陪我喝酒嗎?難怪會有這麼多酒瓶。”
“喂,不要把責任都推給我,這其中至少有一半是你的功勞。”基爾伯特聳了聳肩,攤開雙手,“昨天到你家來之後,是小少爺你要我陪你喝酒。喝酒也就算了,誰知道你喝上了頭就要扒我衣服,居然有機會看到這麼熱情的小少爺我真是有點意外。”
“您又在胡說了!”
“我有沒有胡說,你看看現場不就明白了嗎?你到底和我的大衣有什麽仇恨啊?一臉深惡痛絕的樣子撲過來就扒,扒完就哭了,說你以前一個人帶著神.聖.羅.馬日子多不好過,家裡人沒事就吵架,我不僅不幫你忙還凈給你添亂——”基爾伯特一臉得意地滔滔不絕,但是搭在他胸口的手讓他止住了聲音。
羅裡赫的臉色蒼白,他下意識地緊緊抓住基爾伯特的襯衣,說道:“請您住口,我不可能……和您提這種事情。”
“……好吧,雖然扒衣服是事實,但是後面確實是我胡謅的,你可以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了嗎,小少爺?”基爾伯特苦笑著扶住羅裡赫緊繃的肩膀,對方那種惘然若失的樣子真是叫他沒轍。
羅裡赫鬆開手,重新和基爾伯特拉開了距離,“我只是覺得您的著裝有些不合時宜了。”
基爾伯特皺起了眉毛,察覺到羅裡赫是想解釋衣服的事情,於是說道:“那個啊,是因為從寒冷的地方趕過來,還沒有來得及換。啊,對於講究穿著的貴族大人來說,我這身還真是難以入眼吧。”
“您……爲什麽會來我家?爲什麽沒直接回家?”
基爾伯特的手滑了一下,剛扶起來的花瓶又歪到了一邊。他用意味深長的目光盯著羅裡赫的臉問道:“你多久沒看新聞了?”
羅裡赫思索了一會,有些不解地答道:“有一段時間了,怎麼了嗎?”
“我看你連今天是幾號都搞不清楚了吧,小少爺你這樣會落後于時代哦!”基爾伯特將酒瓶子都堆到房間的角落里,邊走出房間邊說道:“我去弄點吃的,小少爺也別傻站著了。”
等到基爾伯特完全從眼前消失,羅裡赫才暗自嘆了一口氣——別人家變得怎樣,和他又有什麽關係?

基爾伯特準備的早餐除了香腸就是麵包,這讓一向對早餐很是講究的羅裡赫頗有微詞。基爾伯特則不以為然地嚷嚷道:“本大爺做早餐給你吃,你應該感激涕零啊!少啰嗦了快點全部吃掉!”
這個笨蛋先生,就是因為這樣路維希才總是胃痛吧!
當然,羅裡赫并沒有真的將這句話說出口。
早餐的這段時間顯得格外沉悶和乏味,羅裡赫安靜而緩慢地享用著他的早餐,而他的新廚子則坐在離他不遠的地方望著窗外發呆,他的面前沒有擺任何食物。
“您不吃嗎?”
基爾伯特收回自己的視線,用理所當然的口氣說道:“在你醒來之前我就吃過了。”
“是這樣嗎……”羅裡赫突然地失去了胃口,倉促地結束了自己的早餐。當他站起來時,基爾伯特很順手地搶先收走了桌上的餐具。這讓羅裡赫非常地驚訝,換作在幾十年前的話,就算路維希催促他去幫忙家務,他也只會留下“桀桀桀桀”的怪笑想方設法的溜掉——帥氣的基爾伯特大爺不屑做家務活。
基爾伯特在羅裡赫的眼前晃了晃手指,“小少爺在發什麽呆?”
羅裡赫怔了一下,隨口說道:“有時候,會想起以前的事情。”
“老年人才總是回憶過去吶。打起精神來,準備準備和本大爺一起出門。”基爾伯特說著,拿起大衣猶豫了一會,還是穿上了。
“您在說什麽?”羅裡赫有些疑惑地稍微歪了歪頭。
“快去啊。”
莫名的要求讓羅裡赫很不愉快,他立刻提高了自己的嗓門,以嚴地語氣說道:“您不要這樣自作主張!”
“高貴的小少爺,你家的儲備糧都快吃光了,日用品也需要添置。不出門採購的話,難道你打算以後都抓肥啾來吃嗎?”基爾伯特抱著胳膊,一臉的無可奈何。
“您又在我家裡亂翻!”
“關心下老朋友的飲食起居有什麽不對啊。”基爾伯特不由分說地將羅裡赫推向了衣櫃,“動作快點,本大爺可忙了。”
當磨蹭了半天的羅裡赫有些猶豫地回到客廳時,被大衣和圍巾裹得嚴嚴實實的基爾伯特已經毫不客氣地靠著椅背打起了瞌睡。
“這個……笨蛋先生!”羅裡赫頓時來了氣,對準基爾伯特的下巴就是一拳。
“哇啊啊啊啊!出什麽事情了,米國打過來了嗎!”基爾伯特吃痛地叫了起來,差點連人帶椅子一起摔在地上。他好不容易穩住重心,一邊揉著下巴一邊抬起了頭,“你的頭髮怎麼了?”
“髮膠用光了,這個樣子是沒辦法出門的——反正大笨蛋先生看起來更想睡覺,今天一天還是在家裡度過好了。”羅裡赫說話的時候,頭上的瑪利亞采爾一直生氣勃勃地跳上跳下,惹得基爾伯特總是忍不住讓視線跟著它跑。
“笨蛋先生,您有沒有在聽我說的話?”
“聽到啦!小少爺就是小少爺,本大爺實在不能理解啊!爲什麽不用髮膠就不能出門了?”
基爾伯特發著牢騷,湊近了羅裡赫,只見他的劉海正披散在額頭上,和眼鏡一起遮住了眼睛里的神采,臉上全然不見往常的傲慢。
於是,基爾伯特忍不住調侃道:“雖然,是有點老土的感覺啦。”
“我也不指望您能理解儀錶和教養之間的關係。無論如何,我不想讓自己的品味降低到和笨蛋先生同樣的水平上。畢竟,我國的偉人貝多芬曾經說過——”
基爾伯特哈哈大笑著打斷了羅裡赫,“得啦得啦,我可不想在這種時候和你爭奪小路維希的歸屬權。”
羅裡赫暗自嘆了一口氣,“是的,您會用更直接的方法。”
“別啰嗦這個了,難道你打算就這麼不出門了?還是說要本大爺幫你買好髮膠送到你手上?”
“我并沒有那樣說。”
“小少爺總是這麼麻煩,你也該適應獨自一人的生活啦。”基爾伯特說著,伸出手將羅裡赫那遮住眼睛的劉海向耳後撥去。但是當他的手指離開,劉海又會不屈不撓地跑回原來的位置。基爾伯特這樣試了好幾次,直到羅裡赫紅著臉躲開基爾伯特伸過來的手。
“笨蛋先生,您鬧夠了沒有?”壓低了聲音的羅裡赫有些尷尬地將視線移到一邊。

結果,沒有抹髮膠的羅裡赫穿好外套并戴上帽子,和基爾伯特一起出了門。站在門外的他正想伸出手去將帽子扶得更正一些,卻看到基爾伯特對他伸出了手。
“您這是做什麽?”
“牽手啊。”基爾伯特一臉的不耐煩,就像是在解釋著理所當然的事情,因此覺得浪費口舌。
羅裡赫將戴著手套的手放到身後,“我認為沒有那個必要。”
基爾伯特聳了聳肩,“那你可別跟丟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羅裡赫沖著基爾伯特的背影喊出這句話,對方沒有搭理他,大步地向前走。羅裡赫也只好緊跟在他的身後。
兩個人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羅裡赫感覺到早餐時的那種尷尬氣氛又出現了。他想說點什麽,卻又找不到話題。他想起以前,自己雖然擅長社交,在和笨蛋先生的交流上卻總是遇到障礙。現在這種詭異的沉寂,讓他不由懷念起以前那些吵個不停的日子。
“小少爺——”
羅裡赫像是從睡夢中被驚醒的人,猛地抬起頭并循聲望去。基爾伯特站在離他不遠的分岔路上,歪著頭看自己,而自己則站在十字路口的另外一邊。
“你走錯了喲,我都叫你好好跟著了。”基爾伯特撇了一下嘴,看著羅裡赫走近了自己,很乾脆地一把握住他的手,“對於別人的好意要心存感激地接受啊。”
羅裡赫愣了一下,下意識地想把手抽回來,卻無法掙脫。他只得無奈地說:“請您不要在公共場合這樣拉拉扯扯,這點路我一個人還是沒問題的。”
“嘖。”基爾伯特吐出了一個嘲諷的音節,鬆開了羅裡赫。他轉過身將手插進大衣口袋里,說道:“隨便你,迷路的話可別指望本大爺去找你。”
聽到這異常熟悉的臺詞,羅裡赫不自覺地露出笑容。
這個只有嘴硬的笨蛋先生——

雖然羅裡赫一直覺得很奇怪,爲什麽自己從來記不住家附近的路,基爾伯特卻一清二楚。總之,有基爾伯特在前面帶路還是很讓人放心的。不知不覺中,羅裡赫就來到了那家他很熟悉的樂器行的門外。他在櫥窗前駐足,用留戀的眼神看著那些被擦得乾乾淨淨的樂器。他有多久沒去參加音樂會了?他的鋼琴有多久沒調音了?他的小提琴是什麽時候斷了弦,一直忘記去修理?這些思緒一旦涌出來,就怎麼也停不住,害得他控制不了想要演奏音樂的心情。
“基爾伯特,我想進這家店看看,你就——”羅裡赫說著,向基爾伯特所在的方向望了過去,卻吃驚地發現他并不在那裡。他急匆匆地環視四周,心中飛快地閃過一個念頭——笨蛋先生又在捉弄他了,他一定躲在某個地方,一邊看著慌裡慌張的自己一邊發出奸笑聲。羅裡赫很驚訝地發現剛剛還很冷清的街道不知何時變得人來人往、川流不息,令他有種時光倒回百年以前的錯覺。他左顧右盼,目光所及之處卻沒有基爾伯特的身影。
呆立了許久的羅裡赫覺得不能就這麼一直等下去,他開始四處奔走著尋找。周圍的景色在不停的變換著,每個地方看起來都很陌生,而羅裡赫已經沒有心情去擔心是否會迷路。他跑得氣喘吁吁的,可是那顆應當很醒目的銀髮腦袋卻始終沒有出現。
最終他跑到一個死角,只得喘息著用手扶住墻,很不甘心地喃喃道:“到底跑到哪裡去了,這個……笨蛋先生,就算是惡作劇也——”
“爲什麽突然一個人跑掉啊?!”
羅裡赫的身後傳來不滿的叫聲,他回過頭去,只見滿臉怒色的基爾伯特將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氣呼呼地嚷道:“無端地浪費了本大爺這麼多時間!”
羅裡赫不由瞪大了眼睛,“唉……?笨蛋先生在說什麽呢,明明就是您……”
“不是小少爺說要進那家店看看的嗎?結果本大爺在裏面等了半天也不見小少爺的人影!可惡……如果本大爺不來找你的話,你打算怎麼辦啊!”
“明明是您先消失的——”
“喏。”基爾伯特將一本樂譜塞到了羅裡赫的手裡,“不知道你去那家店到底要做什麽,就隨便買了一本。啊浪費了這麼多時間,還是快點去採購吧。”
羅裡赫的臉上寫滿了疑惑。他翻看著那本樂譜,輕聲問道:“您是怎麼找到我的呢?”
基爾伯特笑著揪住了羅裡赫頭上的那根呆毛,說道:“當然是因為瑪利亞采爾夠顯眼啊。”
隨後,兩人幾乎是馬不停蹄地趕到了大型超市。基爾伯特抱怨著羅裡赫浪費了太多時間,提出要兩人分頭採購,一小時后在收銀處碰頭。羅裡赫對此沒有異議,他很悠的提著籃子,慢慢地挑選自己中意的商品。等到他在收銀處遇到拉著兩小車貨物的基爾伯特,不由皺起了眉。基爾伯特看了看他拎的東西,也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這個笨蛋先生,買這麼多土豆是想做什麽啊!”
“什麽做什麽呀!土豆是世界上最棒的食物!又便宜又好吃,做法多種多樣,上哪去找比這更好的啊?小少爺你才是怎麼回事!明明都入不敷出了還買紅茶咖啡這種奢侈品!等等,爲什麽還有做餅乾的模具!”
羅裡赫一臉嚴肅地推了推眼鏡,“紅茶和糕點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調劑品,您這笨蛋先生是不會明白的。”
“填不飽肚子的情況下還有什麽情調可言啊,小少爺你給我搞清楚狀況!”
羅裡赫將視線移到了被藏在日用品後面露出一個邊的罐裝啤酒,“您不是也買了啤酒嗎?”
基爾伯特將啤酒拿出來塞進自己的大衣里,然後露出了看起來很蠢的笑容,“這不一樣。這可是阿西家產的啤酒啊,而且又沒有很貴。”
羅裡赫嘆了口氣,“隨您高興,不過也請您不要對我要買的東西指手畫腳。”
基爾伯特聳了聳肩,算是同意了,然後開始聯繫店員送貨上門。
在回家的路上,感到有些疲憊的羅裡赫邀請基爾伯特和他一起坐到了河邊的長椅上。基爾伯特抱著自己的胳膊,似乎在努力把大衣里的啤酒捂得更暖和些。羅裡赫望著眼前平靜的河流,感覺又陷入了無話可說的尷尬境地。
爲什麽他們之間總是這樣?——羅裡赫不禁又在心裡問起這個困擾了他數百年的問題。他們總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問題吵得不可開交,卻又不能乾脆地絕交,好不容易能心平氣和地坐在一起,卻又找不到可以友好討論的話題。
這就是所謂的性格不合吧。
“吶,小少爺——”基爾伯特突然發出了聲音。羅裡赫連忙轉過頭來看著他,只見他仰望著天空,臉上露出了他看不懂的表情。
“聽說你決定中立的時候,我還真是嚇了一跳。不過這樣也挺好的,比較適合你的性格,以後就算有戰爭也不會牽連到你了。”
“我是真心地希望以後不會再有戰爭,那樣的日子我真的不想再過第二次。”
“其實你的心裡不會怨恨我和阿西嗎,是我們把你卷進來的。”
羅裡赫沉默了一會,緩緩地說道:“并不會。”
“真的嗎?那些傢伙可是一直試圖將你塑造成受害者的角色。”
“請您原諒,在那種情況下我無法率直地說出真實想法。”
看到羅裡赫微微低下頭,基爾伯特爆發出一陣大笑。他拍著羅裡赫的肩膀,“你不會真的以為我會介意吧?其實那時我也有點後悔,思考著如果當初是讓你來撫養阿西的話……”
“……結論呢?”
“但是,如果時光倒流,我還是會選擇從你手中把阿西帶走吧。那時的我是無法認同你的生活方式的。雖然現在……我覺得能好好地活在和平的世界里也是不錯的事情。”
羅裡赫驚異地瞪大了眼睛,這簡直不像是基爾伯特會說出的話,但是基爾伯特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認真。
“您真的……改變了呢。”
“以後不會再出現像我們這樣爲了戰鬥而被造出來的國家了吧。”基爾伯特低聲說著,突然站起身來,對羅裡赫伸出手,“在天氣變冷之前回去吧!”
羅裡赫輕輕地點了一下頭,握住了伸過來的手。
基爾伯特將羅裡赫送到了家門口。他看了一眼門前的郵箱,說道:“有空的時候也看看郵箱啊,阿西他們說不定會寫信來。”
“啊……等想得起來的時候吧。”羅裡赫隨口應道,打開房門。他轉過頭看著站在原地沒動的基爾伯特,問道:“您不進來?”
“時候不早啦,我該去看阿西了。”
“唔……您此行的目的是看望路維希呢。”羅裡赫歪了一下頭,表示了理解。
這時,基爾伯特突然地拉過羅裡赫的手,羅裡赫一不留神,趔趄著倒進基爾伯特的懷裡。基爾伯特一手摟住他的腰,一手撫過他的流海。戴在羅裡赫頭上的帽子因此向後滑落,掉在了地上。羅裡赫愣愣地看著不知道想做什麽的基爾伯特,張了張嘴。基爾伯特將他的流海向後撥去,然後輕輕地用嘴唇碰上他的額頭。
“別了,小少爺。”
這句話似乎剛在羅裡赫的耳邊響起,兩人的距離就迅速地被拉開。他對羅裡赫揮了揮手,然後匆匆地離開了。羅裡赫眨了眨眼睛,似乎還沒從剛才的衝擊中恢復過來。
“您……這是想做什麽呢……”羅裡赫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上面并沒有留下基爾伯特的溫度,但是好像有一種溫暖的感覺慢慢地罩住了整個身體,令他不自覺地露出微笑。
“不說出來的話,我可是不會明白的,笨蛋先生。”
次日清晨,羅裡赫意外地醒得很早。他看了一眼窗外的太陽,覺得今天的陽光也很不錯,就算基爾伯特并沒有睡在他的旁邊。他動作迅速地刷牙洗臉,享用了早餐,並且準備一會就出去散步。
當他邁著輕快的步伐經過他的郵箱時,他想起了基爾伯特的話,於是將它打開來看,裏面果然有不少信件。看著五顏六色的信封,他一邊猜測著會是誰寫來的信一邊心情變得很好。他又掃了一眼郵箱,突然發現在角落里有一張被疊得很窄的紙條,心裡莫名地一沉。
他用有些發抖的手打開了那張紙條,只見上面用他熟悉的筆跡寫著:
“有空的時候去看看阿西,他總是逞強。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
1990年10月2日”
紙條陡然從羅裡赫的手中滑下,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テーマ : (´Д`;)
ジャンル : 日記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Profile

くるみ子

Author:くるみ子
小伊莉莎白的圣十字攻擊!

さぽている
Category
Tag Friend
Search
Article
Recent Comment
Link
Co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