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短命Ending

從三個人的角度來寫,那時好像很喜歡這種方式,現在想想……豈不就是……鮮橙多么??OTZ|||
終らなぃ雪(Sapphirus side)


我满意地望着红茶冒出白色的青烟,优雅地消失在空气中。心想:在这奈落的严冬里,还真是要注意保暖啊。
端起早餐走到王的寝宫,我轻轻地敲了下门,“我进来了哦,Alex大人。”
冬天温暖的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洒在仍酣睡着的少年身上。那金色的光芒和他那长长的金发相映,形成了令人心动的景象。但是,我却不得不破坏这样的画面。
“早安,Alex大人。请起来吃一点早餐吧。”我尽量温柔地呼唤他。
他睁开惺忪的睡眼——那亮丽的红色,仿佛没有一点雜質的宝石。他扭过头来,喃喃道:“怎么?是萨非啊……”
“嗯。来,这是今天的早餐,请用。”
他做了起来,说:“既然是萨非做的……”他动起刀叉,似乎有点心不在焉地吃着,眼睛一直望向了窗口处。
“怎么……不合口味吗?”
他放下餐具,露出笑容,“不是啦!只是今天没有什么食欲——对了,今天没有再下雪了吧?我看到外面放晴了。”
“嗯,是呀!”我走到窗前,笑着说:“有孩子在院子里堆雪人和打雪仗哦!”
“听起来很好玩——那,我也去吧?”他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恳切地望着我。
我有些后悔那么说了。不过他似乎一开始就打算要说服我,好让自己有机会出去。我不由得严肃起来,“这可不行哦!Alex大人——虽然没有下雪了,但像这样的天气反而比下雪时更冷,为你的身体着想,我不能同意。”
“如果我命令你呢?”
我怔了一下,随即又挺了挺身子坚持倒:“即使是那样,我也打算抗命——相信其他部下也会和我坚持一样的意见!”
沉默了一会,我的王他笑了,“何必这样嘛!好象我的身体已经到了连出去一下都会伤风感冒因而死掉了一样……”他突然收了声,目光黯淡了下来。
我的王,我唯一的Alex大人……可能走不出这个冬天了——Beryl这样告诉我的时候,我的脑中一片空白。这个用魔法制造出来的身体,最多只有十年的生命——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即使被斩断双翼,但生为天使的我还是可以拥有百年以上的生命。但是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如果没有他的话……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忍受这份孤独!
于是,我持续着我的祈祷,忐忑不安地期待着奇迹的出现。但是,他还是一天天地衰弱下去,即使这种变化是多么细小。
“萨非,我们出去玩吧!好不好嘛!”看着王明亮的眼睛中那种乞求甚至是带着撒娇的眼神,我屈服了。
也许他也有所感觉吧?被人们小心翼翼地对待着,呵护着,渐渐地连外出也被温和地阻拦。他什么也没说地接受下来,但他——终究不是那种心甘情愿躺在床上安静养病的性格。
“呼~~~外面的空气果然比较清新~~”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啊,可是空气是很冷的哦!”果不其然,他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我担心地将他拉到自己的斗篷下来,“觉得冷吗?”
“不,一点都不会啊!”虽然这样说着,但他还是不自觉地靠近我。我敏感地觉察到他果然变瘦了很多。
“啊——这个庭院,还记得吗?那个月夜,你都说了些什么呀?”
我有些难为情的说:“Alex大人,就不要再提以前的事了……”
他微微一笑,“可那是宝贵的回忆呀!……啊,这棵树,我以前爬过!”
“以前大家不是在这里开过茶会吗?……”
……
我微笑着,听他兴致勃勃地说以前发生的那些开心的事情。但是,我的心却在默默地流泪。回忆往事,这种事应该是等到我们都老到掉了牙齿时才去做的。现在,那张年轻的脸神采飞扬,他的生命却在我的怀中慢慢凋零。
“萨非,为什么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呢?”
我愣了一下,“悲伤?我有吗?我这不是在笑?”
他笑着摇了摇头,“但是你眼睛里的蓝色好忧郁啊!”
“Alex大人……”
“我啊,一直都希望能为大家的幸福努力。但是,我却让自己最重要的人不幸,只能是失败啊!”他眉头深锁,“抱歉,萨非。我没办法活那么久,没办法再为你做点什么。”
“不,Alex大人——我很幸福。现在的我真的很幸福,能够陪在你的身边,我真的……很满足了。”
不,这不是真的——我好想对你说:请您活下去,和我永远在一起。不要把我一下人留在这世界上——但这是多么任性又荒唐的心愿——我说不出口,我不知道他会如何面对失去理智和坚强的我。
我终于跪倒在他的面前失声痛哭。那时,我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深红色斗篷,仿佛一个无可依靠的孩子。而他,也终究是一个大人了,小心翼翼地安慰我。
那是我最后的眼泪。之后,我再也没有哭过。即使在他的最后一刻,我也没有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我希望,最后印在他脑海里的还是那让他安心的笑脸。
得知Alex大人大限将至,大家都聚集在他的屋子里。Platina大人用最温和的又隐隐透着悲伤的语气和他的王兄话别。但是我想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最后,Platina大人看了我一眼,示意让我过去。
我紧紧抓住王的手,仿佛这么一来就可以把我的生命分给他一样。他终于费劲地开口说道:“萨非……再也不能麻烦你……照顾我了……真是有点不甘心呢……”
那时,我们的脸上都带着笑容。明亮的笑容牢牢地刻在我的脑中。
时间,在那个屋子里一瞬变成了永恒。但我的春天,再也不会来到了。

The Last Smile(Alex side)

我已经连续好几天失眠了。只要我一闭上眼睛,耳边就会有细小的声音对我说话,慢慢越变越大,简直就像是噩梦一样。所以我合不上眼——没办法,这也是我的身体正衰弱下去的证明吧!但是我没有告诉萨非,我不想看见他担心的样子。
每次他来叫我起床的时候,我总是装作睡的很沉的样子。我可以想象他望着我的睡脸露出暖暖的笑意来,我总是乐意让这种氛围多维持一会儿,这让我觉得现在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但是,手和脚都那么乏力,疲倦从心底深处慢慢扩散到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渐渐的,做什么也提不起劲来。我开始边得不安甚至恐惧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失去意识,这个世界上再没有自己的存在——其实我最害怕的还是,再也看不见眼前这个人的笑容了。每当看到他为我担心的样子,悲伤就在我的心里泛滥开来——我居然让他这么难过,可他还必须为了我而将那些忧伤隐藏起来。一直以来,我都是在他的鼓励下努力奋斗着,但是现在的他再也说不出什么鼓励的话来,因为他也知道再说什么,再做什么也无法让我的身体健康起来。
Platina也很难过吧?他甚至曾提过要是他没有把那块神石吞下去,而是留给我——但我对他摇了摇头。我不可能认同他这种牺牲自己幸福的做法,难道他认为我可以安静地等待他的死亡吗?就像他现在还无法直视我就快要死了这个事实……
有时候,我也会想——为什么我的身体会是如此的无法持久呢?如果我生为普通的魔人,就会有至少五十年的寿命;如果我是天使,就可以活百年以上……我慕萨非在天上的那位恋人。如果我是她,也许我们可以很幸福地生活在那个他向往的天界……
我对自己摇了摇头,否定了那些想法。我就是我,这个奈落的王,不是其他的什么人。正因为我的这个身份,我和萨非才会有这样的相遇,一起经历许多事情,才会懂得现在我们之间的这种羁绊是多么可贵。
两个人在一起的幸福时光是如果短暂而宝贵,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叹惜和感伤了。
那天,萨非再也掩饰不住他的悲伤和痛苦。他像一个孩子一样抓住我的斗篷,在我的面前痛哭。那一瞬间,我不知该怎样才能让这个一直照顾着我的人停止这似乎没有尽头的悲痛,最后,我也只能将手放在他的头上,说着一些我自己也不能相信的话安慰他。
萨非,你知道我看到你哭的样子我心里有多难过吗?难道我死了以后你还要一直这么哭下去?那我又怎么能安心呢……
这样的话,我说不出口。也许这么说了他就会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悲伤,但是这么一来我就太自私了,只为了不让自己责怪自己就夺去他表露悲伤的权利——不是太残忍了吗?所以,即使我现在心有多痛也好,让我听一听你的哭声,就这样在我的怀里大哭一场吧!
寂静的夜里,我似乎发起了烧,感觉都变得迟钝起来。我担心自己就会这样消失掉。这怎么行!我跌跌撞撞地向萨非的房间跑去,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撞来了门,看见他那似乎还在祈祷的身影。
“Alex大人?!怎么……你在发烧!快回去躺着!”
顾不上他的惊慌失措,我倒在他的怀里露出微笑,“太好了……你还在这里……”
原来我一直都害怕,当我在夜里沉沉睡去,万一再也醒不来了,而萨非又不在我的身边,无法握住我的手,我的灵魂也会觉得无可依靠吧?
“要一直……握着我的手哦——”
在病榻上渐渐失去意识的时候,我还是可以感觉到萨非手上的温暖。
于是,我笑了。

另一个自己(Beryl side)

奈落王之一的Alex的讣告发出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奈落,并不是一个会因为王死去就会让整个春天都沉浸在悲伤里的地方。虽然Alex是为奈落的生活条件和民风的改善作出了很大贡献的王,怎么说人民都会感激他的——但真正把悲伤留在心里的也只有那么几个人而已吧?也只有他身边最亲近的人,才能感觉到失去他是一件多么令人伤心的事。Platina不用说,但是他身上的重担并不允许他有过多的时间来缅怀逝去的王兄。几位帐篷时代的同伴,也只能适应这种换个主人似的生活。唯一一个,不能让别人忽视他的悲痛的人,就是Sapphirus,Alex的参谋。
其实大家都担心Alex走后Sapphirus要如何活下去,还是干脆和他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去黄泉之下寻找另一种幸福。这几天,谁也不忍心去打扰他,任何工作都不会被放在他的桌子上,任何人都不会公开讨论关于他的事情,仿佛他真的和Alex一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一样。这样似乎很残酷,但大家也是不愿意被他的悲伤感染,一蹶不振下去吧……没有办法责怪任何人的,这种时候……
被其他人刻意忽视的他,似乎也不打算有任何积极的行动。我想,他看到的每样东西,都会让他想到他的那个小王子吧。虽然他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哭过,但他那怅然若失的神情和失去光泽的眸子总是会触动我心里某个柔软的部位,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痛——想起那个人的种种好处,再想到我们已经永远地失去了那灿烂的笑容,我们是无法不悲伤。也许这才是大家刻意避开他的原因——为了那个依然生存着的王,大家不允许自己继续悲伤下去。因为失去了一个,所以过度保护另一个,真不知是福是祸。
我会这么在意他的事情,也许也是因为那张脸吧——会让我想起自己所失去的东西,再也无法挽回的痛苦。我会挺过来,也是因为有那两个人的存在,但是现在——已经残缺了一半。苦笑着面对这个虚假的春天,丝毫感觉不到应有的温暖。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Profile

くるみ子

Author:くるみ子
小伊莉莎白的圣十字攻擊!

さぽている
Category
Tag Friend
Search
Article
Recent Comment
Link
Counter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